三地門做琉璃珠     

    躺在河畔的鵝卵石上,夕陽軟綿綿的鋪上河床時,我的夢想便開始膨脹而且奇異起來。

    台灣本如調色盤,一個個迥異而獨特的文化綻放著閃亮的光芒。經過日本的引導、工業的革命、西方的科技逐漸鯨吞蠶食 ,囓咬著本土文明,如加上白色顏料般沖淡了原住民的本色。傳統的樂器及原住民藝術,沒有人肯學習了;打獵的技巧和原住民的祭典,沒有人肯傳承了;本來該有的面目及精神也被扼殺了。一八三○零年,夢想壯大自己的部族,佔有一席地位而能安居樂業;一九三○零年,夢想能隨著莫那‧魯道殲滅日本,保有自己的尊嚴;一九七○零年,夢想能夠繼續傳承既有的文化,安然的生存下去;二零一零年,夢想能夠出國留學,回台尋找好工作。

    為什麼許多年後夢想改變了呢?答案彷彿疾風的訕笑!

三地門做琉璃珠 

2006年暑假,小阿姨帶我們去屏東三地門做琉璃珠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elloeric06 的頭像
celloeric06

南轅北轍—CelloEric06的最愛

celloeric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蘇小慎
  • 什麼??!!
    一轉眼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!! @@"